陆家吃饭吃一碗

文艺作品是否需要教育意义?我想这个问题永远都不会有统一的答案吧。 ​​​

有酒(全)

Cp:酒茨 晴博串场子 原创人物出场 受阴阳师电影影响

人物是阴阳师的 ooc是我的

有酒

茨木童子在樱花树下席地而坐,自从成为鬼之后对于时间的感知变得迟钝起来,一天和一年也没有什么区别,季节的变换也全然不放在心上,如果连岁月的流逝都不甚在意,那自己又把什么放在心上呢?

想到这个问题茨木童子愣了一下,随后又自顾自的笑出声来。初春的深夜,明亮又饱满的月亮高悬在晴朗的夜空中,毫不吝啬地将月光赐予世间万物。这片樱林应了好时节,花开得灿烂无比,如云如霞,现在沐浴在月光下,更是平添了一丝妖艳的美感。

是因为这样的景色让自己变得多愁善感了吗,茨木童子一边胡乱地想着一边从身上摸出一个酒盏,那是一个大漆莳绘的酒盏,深红的颜色,温润的包浆,莳绘的图案是一个小小的酒葫芦。摩挲了会儿酒盏的边缘,茨木童子又把它放在了地上,转而拿起别在腰间的酒葫芦。浓郁的灵气随着神酒汇聚在酒盏中,月光透过枝桠照在酒盏上,神酒泛起一种奇异的光泽,好像酒中蕴藏着无数个月亮。

茨木童子拿起酒盏细细地看着这幅光景,自己却不由得恍惚起来。

春天,是万物复苏的季节。

安倍晴明在京都的庭院里有一棵樱树,枝干粗壮,花朵繁茂,祈福的木牌缀着红绳系在树枝上,微风拂过,景致美不胜收。好东西不好好珍惜怕是要遭天谴的,于是阴阳师当机立断,决定在自家庭院里举办一个小小的赏樱会。

小纸人们将庭院清扫干净,一块垫布几张小几,会场就布置好了,受邀而来的源博雅还带了一盒椿饼,神乐看起来很高兴,一连喂了小白好几个椿饼。

“喂,小狗,你吃得也太多了吧。”

“小白是狐狸式神不是小狗!而且都是神乐大人给我的,小白才没有多吃!”

“博雅,你也想吃吗?”

“也没有很想,小孩子吃的东西......”

源博雅正要接话,却发现神乐把一块椿饼递到了自己面前,接过来咬了一大口,说话也变得有些含糊不清。

可庭院的主人却听得清清楚楚。

“那博雅是想吃点大人的东西吗?”

源博雅毫无意外地噎住了,猛咳了几声,狠狠地瞪了安倍晴明一眼,却发现阴阳师面前的小几上已经摆好了两个酒盏。

“酒吗?确实不错,不过你这只有酒盏吧。”

安倍晴明笑着刚要开口,突然出现的异样却打断众人的对话。庭院里凭空出现了一个人,不,该说是一个鬼,鲜艳又张扬的头发,背上巨大的酒葫芦,站在庭院正中的正是酒吞童子。

“还真是说酒酒就来了,酒吞童子,你来是有什么事吗?”安倍晴明站起身来,轻轻摇了摇手中的蝙蝠扇。

“我只是来看看红叶。”

安倍晴明,红叶与酒吞童子之间俗气的三角恋关系在场的人都心知肚明,为了让受到蛊惑的红叶不再为恶,阴阳师暂且将她收为式神,而酒吞童子想要见到红叶,缓和与红叶的关系就不得不友好地来找阴阳师沟通,虽然他对安倍晴明并没有什么好感。

但是谁都知道,如果想要得到心上人的青睐,投其所好是绝对错不了的。

“诶呀,好热闹啊。”女性悦耳的声音从庭院门口传来,八百比丘尼满含笑意地走了进来,“看来我带客人回来得正是时候呢。”

桃红的身影从巫女身后走了出来,向安倍晴明行了个礼。

“晴明大人,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桃,这次来有什么事情吗?”

“是的,是樱林那边出了些事情,樱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想来来去还是来找晴明大人你处理比较妥当。”

“你和樱的关系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呢。”

“也......也没有那么好啦,谁叫我们是朋友呢。总之事情说来话长,晴明大人还是亲自到樱林看看比较好。”

酒吞童子听这一妖一人的对话,觉得今天想要见到红叶怕是不太可能,转身便想离开,却被八百比丘尼拦住了去路。

“女人,你想干嘛?”

“我觉得这件事情,酒吞童子你也去看看会比较好呢。”

“关我什么事。”

“因为,谁叫你们是朋友呢。”

茨木童子感觉到自己在下坠,四周一片漆黑,只有上方透出光亮,他伸出手想要抓住那片光,手却哗的一下伸出了水面。茨木童子猛地坐起来,环顾四周。

这是一个陌生的庭院,正中有棵巨大的樱树,明亮的月亮从樱树背后升起,茨木童子坐在庭院一角的小池里,从天而降的水瀑源源不断地将水注入池中。池子并不深,可池里的水却完全没有溢出的迹象。他舔了舔唇边的水渍,入口辛辣,鼻尖充满香醇的酒味,这满池清亮的液体是如假包换的美酒。

茨木童子站起身来,抬头望向酒瀑的源头,那是一个三足的青铜酒爵,它高高地浮在空中,微微前倾,涌出无尽地美酒将池子装满。

“他说的果然是真的......”

酒吞童子在还没与红叶相遇之前,经常与茨木童子在大江山的悬崖上畅饮。在半醉半醒之间,酒吞童子曾向茨木童子诉说一个梦境,梦里酒吞童子在陌生的庭院中遇到一个男子,男子有一个神奇的酒爵,酒爵里能涌出饮之不尽的美酒。男子邀酒吞童子饮酒,喝了三天三夜还不罢休,最后男子送给酒吞童子一个酒盏,约定下次再见面时定送他世间绝无仅有的美酒。酒吞童子对那再会之酒颇为惦记,不过在遇到红叶之后,这个梦境中的约定似乎连同问鼎妖族的雄心也一并被遗忘了。

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茨木童子的回忆。

“哦,有客人呀。”

樱树的阴影里走出一个男人,玄衣纁裳,眉目稀疏平常。

“你就是此地的主人?”

“正是,在下林酒。敢问......”

“茨木童子。我来此只为取再会之酒。”

“原来你就是茨木童子,酒吞童子没跟你一起来真是可惜。”

“什么?”

“不过你一个人来或许更有趣呢。”

“呵,我看你是不想遵守约定吧?那么我只能用力量强迫你交出来了!”

为了进入这个梦境,茨木童子在樱林就喝了不少神酒,而梦境里弥漫的酒气更是无时无刻不在侵袭着他,自称林酒的男人调笑似的语气更是让他窝火,他觉得自己有些醉了,战意也随之高涨起来。茨木童子将鬼手上熊熊燃烧的地狱之火掷向林酒,后者一挥手招出一道酒幕挡住了地狱之火,趁着酒幕消失的间隙闪到茨木童子面前。

酒气更盛了,林酒的靠近让茨木童子更加不悦,他跃至酒池上空想要远离林酒,没想到林酒速度与他不相上下,下个瞬间就又回到他的身边。

“你为什么要来取再会之酒呢?”

为什么?林酒的提问让茨木童子的身形一顿。“我说了只有美酒和明月才能陪伴我,你给我走开”“能填满本大爷的孤独的人,不是你茨木童子”酒吞童子,那个冷酷又强大的妖怪,那个茨木童子唯一的挚友,如果能够慰藉他的只有明月与美酒,那么为他寻来美酒与明月的茨木童子,是否同样也能为他带来慰藉呢?

“是吗,这就是你的心意吗?”

茨木童子觉得他真的醉了,脑子已经不能思考任何东西,月光变得柔和,林酒的声音变得忽近忽远,而自己连呼吸都充满了酒气。柔软的水柱从酒池中窜出,牢牢地攀住茨木童子的腰身。茨木童子已经没有力气反抗了,水柱狠狠地将他拉入酒池之中。

林酒落在酒池边上,饶有趣味地看着茨木童子陷入沉睡的脸。

“就用你的心意,为他酿造这世上绝无仅有的美酒吧。”

酒吞童子和安倍晴明一行人抵达城外的樱林。

一进入樱林,酒吞童子就感觉有许多视线汇集到了自己身上,用妖力稍稍探查就发现有不少妖力低微的小妖怪躲在树丛间偷偷观察他,还不时地窃窃私语。

“你看你看又来了一个鬼。”

“好可怕,这个看起来比里面那个白头发的鬼还要厉害。”

“红头发还背着酒壶......他是酒吞童子!”

认出酒吞童子的小妖怪大喊起来,忽的一下聚集起来的妖怪们就四散逃开,生怕触了这鬼王的霉头。酒吞童子对于这些小妖不感兴趣,不过根据他们的对话,和越往深处走越就能感受到的熟悉的妖气和酒味,他确信茨木童子一定就在樱林之中。

说起茨木童子,酒吞童子觉得他真是鬼中的怪人。鬼之一族对于欲望的追求是无止境,可以说鬼的一生就是在不断的实现自己的欲望。鬼追求的欲望是多种多样的,同时追求多重欲望也是很常见的事情,可茨木童子是不同。茨木童子对于色欲、食欲等其他欲望的追求可以说是浅薄的,唯一使他兴趣高涨的只有战意,而在所有的战意之中对酒吞童子的战意是最令他执着的,即使战败也会更加被酒吞童子的强大所吸引,久而久之酒吞童子这个存在就变成了茨木童子所追逐的欲望。一个鬼变成了另一个鬼追逐的欲望,这种感觉对于酒吞童子来说有些微妙。

“就是这里。”

桃的声音让酒吞童子回过神来,他们已经来到了樱林的最深处,眼前出现了一棵花朵繁茂的樱树,那就是妖怪樱的本体。空气中充满了神酒的香气,酒盏和酒葫芦滚落在树下,一个白发醉鬼靠着树干睡得正香。

果然是茨木童子,酒吞童子看到这一幕不自觉松了口气,当时听巫女和桃花妖的口气还以为出了什么难缠的状况,没想到只是喝醉了。神酒本来就是充满灵力的酒,而妖怪善饮,喝醉了睡个十天半个月是常事,这种事情为什么要特地来拜托安倍晴明呢?

安倍晴明显然和酒吞童子有相同的疑问。

“看起来茨木童子只是喝醉睡着了,并没有什么异常的情况。”

“要是普通的醉倒了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这次情况不一样,请各位上前再仔细看看。”

酒吞童子一靠近茨木童子就发现有些不对劲,茨木童子并没有布下结界。虽然可能是喝醉忘记了,但以酒吞童子对茨木童子的了解,这个可能性很低。是急着做什么事情吗,还是其实是与他人一同饮酒,那会是谁呢,会让茨木童子甘心与其分享好不容易从自己这里讨来的神酒?

意识到自己想偏了,酒吞童子定了定神,蹲下身来细细看着茨木童子。喝醉的茨木童子脸颊微红,樱花飘落在他白色的头发上,没有醒时的嚣张霸道,反而显得有些柔软,酒吞童子不由地伸手碰了碰他的脸,结果却吃了一惊。酒吞童子这才明白桃所说的异样是什么,茨木童子的妖力在流失,虽然只有一点并且流失得很缓慢,但是这也是非同小可。妖怪无法控制妖力要么就是濒临死亡,要么就是有外力控制夺取妖力,茨木童子显然不是第一种情况。酒吞童子皱着眉头,身上的气息变得危险起来。

安倍晴明一行人感受到气息的变化,感觉情况并不简单,而桃则叹了口气。

“没错,茨木童子的妖气正在流失。发生这种情况已经好几天了。我和樱在樱林中搜索过,并没有发现吸取妖力的法阵,茨木童子又完全没有要醒的迹象,这样下去不知道会不会发生什么异变。而且要是被其他大妖发现,指不定要打什么主意,到时候樱林又要陷入麻烦之中。我和樱拿不定主意才想找晴明大人帮忙,没想到会遇到酒吞童子......”

听了桃的一番话,安倍晴明用蝙蝠扇敲了敲手心,若有所思。

“如果不是在现实中,难道是在梦里吗?”

酒吞童子听到这话愣了愣,像是想起了什么,拿起滚落在一旁的酒盏仔细看了看,恍然大悟。

“那个白痴。”

酒吞童子还记得林酒这个人,在那个神奇的梦境里,他们不止喝了三天三夜的酒,还打了好几场架。林酒是个和他实力不相上下的大妖,而且对酿酒很有见地。但是林酒性格戏谑,茨木童子如果贸然找上他怕是会吃亏,妖力的流失很可能是林酒的恶作剧,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尽快进去林酒所在的梦境。

“巫女,进入梦境的方法你知道吧?”

“诶呀,看来酒吞童子你是有线索了吗?”

八百比丘尼接过酒吞童子递过来的酒盏,面色有些为难。

“这个梦之碎片已经被使用过了,想要再次进入连接的梦境可能有些困难,我们只能先送入茨木童子本身的梦境,然后看看能不能找到通往这个酒盏梦境的通路。”

“不,我的意思是我一个人去。茨木童子有茨木童子的骄傲,唯独梦境是不能让人随意窥探的。”

“诶呀,这句话好像听谁说过呢。”

“什么?”

八百比丘尼笑了笑没接话,望向众人似乎是在询问意见。安倍晴明一行人没有异议,桃也表示只要能解决问题其他都可以。随后,安倍晴明拿出一张符咒递给酒吞童子。

“既然酒吞童子你这么说了,我们也不好反对。这张符咒可以在梦境里召唤蝴蝶精,希望这对你有帮助。”

“不过蝴蝶精是个可爱的女孩子呢,酒吞童子你可不要吓到人家。”

面对八百比丘尼的调侃,酒吞童子表示没有恐吓小孩子的兴趣。他将符咒收好,挨着茨木童子坐在樱树下,缓缓闭上了眼睛。

耳边传来八百比丘尼的施咒声,声音渐渐变远,酒吞童子最终陷入了寂静的黑暗。

酒吞童子耳边传来风声。

风呼啸着从森林深处吹来,裹挟着树木清新的气味。吞酒童子睁开眼睛,眼前一片开阔,他站在悬崖边,树林被浓雾所笼罩,圆月高悬在晴朗的夜空,他很熟悉这个地方,这里是大江山。

酒吞童子的衣服动了动,一只纸质的蝴蝶飞出衣领,是安倍晴明给他的那张符咒。蝴蝶发着光停在酒吞童子面前,光芒越来越亮,越变越多,渐渐汇聚成人形。那是一个拿着铃鼓穿着紫色衣裙的小女孩,用音乐引领迷路灵魂的蝴蝶精。

“你好。”

“安倍晴明让我有问题找你。”

“原来如此,你是晴明大人的朋友吗?”

“......我需要到和这个梦境连接的另一个梦境去,那个梦境有很浓厚的酒气,你能找到通道吗?”

蝴蝶精点了点头,并没有在意酒吞童子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欢快地摇动起铃鼓,笼罩森林的迷雾变得稀薄起来,渐渐显露出一条通路。蝴蝶精示意酒吞童子跟上自己,两人一同走入通路。

“这个梦境的妖力很强啊,梦境的主人是个大妖怪吗?”

“没有我强。”

“嘻嘻,我能感觉到,你也是个厉害的大妖怪呢。说起来我的朋友最近也遇到了一个大妖怪呢。”

“哦?”

“我的朋友是一只食梦貘。他说他遇到一个白发独角的大鬼,那只鬼在梦里把他骗出来,抓着他的长鼻子拎起来使劲晃,逼他说出梦之碎片的使用方法。嘻嘻,他跑来和我说的时候,还一副头晕脑胀站不稳的样子呢。”

“......”

酒吞童子脑子浮现出茨木童子拎着食梦貘晃来晃去的样子,还有茨木童子脸上嚣张的表情,嘴角止不住的上扬,差点要笑出声来,可转念一想那个家伙现在状况不明,心中又觉得烦躁起来。

两人又走了一会,道路前方隐隐出现了庭院的轮廓,酒吞童子不由加快了脚步,庭院中传来的酒味更让他确定这就是他要寻找的地方。酒吞童子在庭院门口停下脚步,回头正想和蝴蝶精说些什么,却发现身后已经没有人了。

正好,省得麻烦。酒吞童子这样想着走进庭院。庭院里很安静,连风都很柔和,越是往后院走酒气就越是浓。酒吞童子一步入后院,就被院子中央的东西吸引了注意力。那个神奇的青铜酒爵变得很巨大,大到可以装下一个人,矗立在院子中央,酒吞童子看不到里面装了什么,但他知道里面一定装满了美酒。酒吞童子一跃而起,稳稳地落在酒爵之上,当他看到酒爵里装的东西时,不由地吃了一惊,因为里面不仅有美酒,还有茨木童子。

青铜酒爵里装满美酒,酒香四溢,茨木童子靠着杯壁侵在酒水中。月亮倒映在水面上,茨木童子像是喝醉睡着了,呼吸间带着酒气,脸颊微红,和酒吞童子在樱树上看到得一样,但好像更加柔软,更加诱人。酒吞童子蹲下身来,伸出手拍了拍茨木童子的脸,茨木童子的脸上出现了微微的红痕,酒桶童子变得愉快起来,拍脸的手劲也不由地大起来。茨木童子似乎感觉到了疼痛,皱起眉头,嘟囔着睁开眼睛,看到酒吞童子愉悦的脸。

我一定是在做梦吧,吾友居然会有这种表情。茨木童子脑子昏昏沉沉的,看到月亮在酒中明晃晃的倒影,眼前也变成了明晃晃的一片。月亮,美酒,对了,我是来找月亮和美酒的。茨木童子心里还惦记着他和酒吞童子之前的争吵,想着怎么才能挽回他挚友的心。不知从哪里听来的“想要得到青睐,投其所好是绝对错不了的”这种话,才回到大江山找到那个酒盏,没知会酒吞童子就只身进入这个梦境。

茨木童子有时候会觉得沮丧,他的挚友只有酒吞童子,他只臣服于酒吞童子,他只看着酒吞童子一人。可酒吞童子从来没承认,也很少有回应,酒吞童子看着许多东西,可从来不看着茨木童子。现在酒吞童子看着他,茨木童子觉得高兴极了。他用仅剩的一只鬼手掬起一捧美酒,伸到酒吞童子面前,满脸高兴。

“我的挚友,你快看,我为你寻来的美酒与月亮。”

酒吞童子看着那捧美酒愣了愣,这是一个奇妙的光景,茨木童子的鬼手捧着酒,酒里藏着月亮的倒影。酒吞童子觉得自己被蛊惑了,不知道是被美酒,还是被月亮,还是被其他的东西,他低下头,就这茨木童子的手饮尽了那一捧美酒。

这是不一样的美酒,刚入口时又酸又涩,咽下喉咙后反而从心里迸发出一股火热,回味变得醇厚,酒吞童子说不出话来,只是静静地看着茨木童子。

“如何,这美酒可够绝无仅有?”

第三个声音冒了出来,酒吞童子循声望去,看到了站在樱树下的林酒。

“为什么把他放在酒爵里?”

“因为这是他的心意。”

“什么?”

“绝无竟有的美酒要用绝无仅有的心意酿造才行呢,不是吗?”

“那妖力流失是怎么回事?”

“妖力是很神奇的,通过妖力可以知晓所有者的心思。想要酿造可以表达心意的酒,注入妖力是必不可少的。况且他私自闯入我的领地,讲不到两句就要打起来,这点小教训不为过吧。”

“......那回去的通路呢?”

“这就急着走啦,算了,有机会再喝酒吧。”

林酒话音刚落,酒吞童子感觉眼前白光一闪,本能用手一挡,放下手时看到的却是满眼的樱花,他已经从梦境里出来了。

转头看向身旁,茨木童子依旧安稳的睡着,妖力流失的现象也消失了,酒吞童子觉得有些累,眼睛一闭,靠着茨木童子睡着了。

安倍晴明的庭院又迎来了熟悉的宁静。

月亮已经爬上了树梢,神乐和八百比丘尼都去睡了,安倍晴明和源博雅在庭院的回廊上饮酒。

“晴明,你想不想知道最近京都的趣事?”

“哦,有什么趣事让我们见多识广的博雅大人这么兴致勃勃。”

“是关于樱林的事情。”

“嗯,说来听听。”

“听说有个酒鬼晚上喝醉了酒,酒气一上来就要去樱林赏夜樱,跌跌撞撞一个劲儿往樱林深处走,然后他闻到一股不同寻常的酒香,看到樱树下坐着两个醉倒的鬼,一个红头发背着大葫芦,一个白头发只有一只角。本来那个醉鬼当即就想跑,可他又瞟到那两只鬼脚边滚落了一个闪光的红色酒盏,酒壮怂人胆,就蹑手蹑脚地想去捡。结果刚碰酒盏的边,就被一股强大的妖力压得动不了,抬头就看见那个红发鬼睁开眼睛瞪着他,顿时吓得魂飞魄散,连滚带爬的跑回来。哈哈哈哈,是不是很有趣?”

“确实挺有趣呢。”

“晴明,你的表情可不是这么说的呢。算了,你奇闻异事见得多了,算是我班门弄斧了。”

“诶呀,博雅你这么说可就不对了。先不说事情本身如何,光是看着博雅说事情时眉飞色舞的样子,我觉就得足够有趣呢。”

“你,你又取笑我。”

“哈,博雅,喝酒喝酒。”

源博雅轻轻的哼了一声,端起酒盏啜了一口。这酒闻起来芬芳扑鼻,入口更是爽滑醇厚,回味起来竟然还有丝丝的甜味。源博雅不由地又喝了一口,喝得心口都有些微微发起热。

“这酒是用什么酿的?我从来没喝过。”

“我的心意。”

“什么?!”

源博雅被安倍晴明的话呛得直咳嗽,抬起满是水雾的眼睛正想狠狠瞪始作俑者一眼,却被安倍晴明认真的眼神震住了。月光照在白狐之子的脸上,让那张脸变得更加光彩熠熠,而拥有这张脸的男人正认真地望着源博雅,然后勾起了嘴角。

“月色真美,不是么,博雅。”

“是啊,月色真美。”

END


评论(12)

热度(320)

  1. yyy醉花阴陆家吃饭吃一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