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家吃饭吃一碗

文艺作品是否需要教育意义?我想这个问题永远都不会有统一的答案吧。 ​​​

我抽出来的茨木好像有些不一样(1~2)

CP:酒茨 晴博串场子 茨木变小梗 受阴阳师电影影响

人物是游戏的,OOC是我的

我抽出来的茨木童子好像有些不一样

月朗星稀,是个适合召唤的好天气。

安倍晴明端坐在召唤阵前。夜间的微风穿过庭院,吹动了廊檐的灯笼,吹动了召唤阵的鬼火,吹动了安倍晴明的衣摆。阴阳师深吸一口气,微笑地望着坐在对面的人。哦,不对,应该是坐在对面的鬼。

“我都不知道鬼王大人对召唤仪式这么有兴趣呢。”

“哼,闲着无聊罢了。”

所以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安倍晴明用纸扇抵住头,忍不住回想造成现在这个状况的前因后果。近日遣唐使归朝,带回来不少奇珍异宝,其中就有唐朝皇室贡酒——乾和葡萄。这产自大唐河东地区色如珊瑚的美酒真可谓是世间绝品,所以当源博雅拿着御赐的贡酒走在朱雀大路上时,就和闻香而来的酒吞童子撞个正着,之后两人一路打进安倍晴明的庭院。而为了平息纷争,双方妥协的结果就是阴阳师与鬼王对坐在召唤阵前。

酒吞童子把玩着手中的召唤符,其实他也不是对召唤阵真有多大兴趣,但是找年轻贵族和阴阳师的麻烦让他觉得愉悦。说道麻烦,酒吞童子的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一个身影,健壮的身躯,白色的头发,红色的独角,还有喋喋不休的话语。啊,不行,酒吞童子晃了晃脑袋,光是想到茨木童子就觉得耳边充斥着“酒吞”“挚友”的声音。

真是吵死了,一点都不可爱。

酒吞童子有些不耐烦起来,将妖力注入召唤符后随手甩进召唤阵。召唤符漂浮在法阵上空,随着安倍晴明九字真言的响起,符咒忽的一下变成无数只发光的红蝶聚集在阵中心的小纸人上,光芒渐渐汇聚成人形。

这个被召唤的式神看起来是个小个子,似乎穿着铠甲,蓬乱的头发,头上......有一只小小的独角?!光芒消散后,出现的妖怪令在场的两个人大吃一惊。

酒吞童子召唤出来的式神正是他的追随者茨木童子,可是这个茨木童子和平常有些不一样。召唤出来的茨木童子和童男童女一般高,五官也变得有些稚气。茨木童子看起来有些迷茫,似乎不太理解为什么自己会到这个地方来,他小心地观察着坐在两旁的大人,却被酒吞童子的表情吓了一跳,眼眶一下子就红了,忍了一会没忍住,“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在门外等候的源博雅听到哭声立马冲了进来,可里面的情况让他始料未及。源博雅看了看哭得直打嗝的茨木童子,又看了看黑脸的酒吞童子,最后看了看苦笑的安倍晴明。

随后源博雅的惊叫声就响彻了庭院。

“不是吧!!!”

庭院的骚乱最终是由姑获鸟平息的,这个喜欢孩子的女性式神哄孩子很有一套。茨木童子终于止住眼泪,可以好好说话了。通过询问和观察,安倍晴明确认眼前这个小孩子确实是茨木童子本人,而不是其他妖怪幻化而成的。不过,茨木童子对于自己变小的原因并不知情,而且记忆也有些混乱,丹波山和大江山的事情完全不记得,就连他执着的挚友酒吞童子也想不起来了。

酒吞童子依着庭院的樱树,冷脸听着阴阳师叙述询问的结果。其实就算安倍晴明不问,他也可以确定那个从召唤阵里出现的小孩子就是茨木童子,因为妖气是不会骗人的。那么剩下的问题就是弄清楚发生这种状况的原因了。

“你的意思是,茨木童子变小的原因在于我的妖力?”

“没错,现在茨木童子身上你的妖力和他的妖力正在抗衡,变小说不定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方式。”

“所以你是想让我做些什么?”

“我觉得酒吞童子你或许应该担负起照顾茨木童子的责任呢。”

“什么?!”

“毕竟他是你召唤出来的式神,你是他的主人,不是么?”

“......”

“况且注入符咒的如果不是你的妖力,我想茨木童子应该没这么容易被召唤出来吧。”

“......”

安倍晴明的话让酒吞童子瞬间狂气四层,他忍住向阴阳师喷瘴气的冲动,瞟了一眼坐在廊檐下和姑获鸟说话的茨木童子,却发现茨木童子也在偷偷看他,心里一下子不知道什么滋味。酒吞童子的神情让安倍晴明了然,这个执拗的鬼王已经接受了自己的建议。于是我们的阴阳师大人便以寻找令茨木童子恢复的方法为由,不由分说地拉着青年贵族宅进自家的书库。

就这样鬼王大人和他的小式神住进安倍晴明的庭院,虽说回到大江山对于酒吞童子更为自在,不过作为报复,能给安倍晴明添堵的机会他是不会放过的。况且......

酒吞童子睁开眼,看着拽着自己衣角,靠着自己睡得香甜的茨木童子,脑袋突突地疼。秋日午后,暖融融的阳光晒得人懒洋洋的,酒吞童子喜欢在庭院的树下午睡,只不过每次醒来身边总有一个小小的跟屁虫就是的。似乎是酒吞童子的视线太过锐利,茨木童子皱了皱眉,从漫长的午睡中清醒过来。

“午安,酒吞大人。”

没错没错,就是这个称呼,比吾友还要让人无可奈何。酒吞童子的头更加痛了,不由的想起他和变小的茨木童子单独相处的第一个夜晚。

酒吞童子洗完澡回到他在庭院的房间,发现房间已经点起蜡烛并铺好了两床被褥,茨木童子穿着里衣拘谨地坐在其中一床上。酒吞童子默默地走过去坐在另一床上,一时间房间安静下来,这样的安静让鬼王有些不习惯,他摸出酒葫芦想要喝上一口。

“酒吞大人......”

还好他没有喝上一口,酒吞童子一边咳一边想,不然真是太浪费。虽说酒吞大人这个称呼他不是第一次听,可是从茨木童子嘴里说出来就有说不出的变扭。

“......他们都和你说什么?”

“巫女姐姐说我是您召唤出来的式神,您是酒吞大人,大江山的鬼王,是我的主人。”

八百比丘尼!酒吞童子这才体会到什么叫看热闹的不嫌事大。

“别人说什么你就信什么,是不是什么人做你的主人都可以?”

“不,不是的!我想做酒吞大人的式神,是因为酒吞大人很强!”

“很强?”

“那天我看到了,您在和晴明大人说话的时候,您身上的狂气,太惊人了!您是我见过最强的妖怪,我想要追随您变得更强,辅佐您登上妖族的顶峰!”

真是一模一样,果然不管是大的茨木童子还是小的茨木童子,都是一样的聒噪。酒吞童子刚想要叫茨木童子住嘴,却看到茨木童子闪闪发光的眼神。就是这个眼神,和初次见面的时候一样。当时茨木童子不知死活地挑战他,被他狠狠地打趴在地上。正当他一脚踩住茨木童子的头,准备直接了解对方的性命时,他看到了那双眼睛,那双金色的妖瞳。那里面闪着火光,充满了震惊,喜悦,崇敬,和简直要把他点燃的狂热。当时他和茨木童子说什么?

“......酒吞大人,有在听我说吗?”

茨木童子的话打断了酒吞童子的回忆,鬼王看着坐在自己腿上闹腾的茨木童子,心里想是不是自己对他太宽容了。茨木童子本就是直率的性子,初次见面的拘谨退去后,仗着酒吞童子的好脸色越来越呱噪了。再加上变小了也多了不少孩子的脾气和可爱,提出的要求多少让酒吞童子有些无可奈何。

“......你又怎么了?”

“明天帚神要在庭院里用落叶烤红薯,酒吞大人也一起参加好不好?”

酒吞童子当即想要拒绝,堂堂鬼王跟着一群小妖怪蹲在地上烤红薯成何体统。可看到茨木童子望向自己的眼神,酒吞童子拒绝的话根本说不出口,只能摸摸茨木童子的头,叹了口气。权当是答应了。

诶,秋天了,吃烤红薯也是应了时节,算是一种风雅吧,或许挺配酒呢。

或许吧。

TBC

评论(9)

热度(491)

  1. yyy醉花阴陆家吃饭吃一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