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家吃饭吃一碗

文艺作品是否需要教育意义?我想这个问题永远都不会有统一的答案吧。 ​​​

我抽出来的茨木好像有些不一样(3~4)

CP:酒茨 晴博串场子 茨木变小梗 受阴阳师电影影响

人物是游戏的,OOC是我的

我抽出来的茨木童子好像有些不一样

秋高气爽,安倍晴明庭院的上空升起一道细长的烟。

酒吞童子枕着酒葫芦睡在房间里,呼吸之间带着酒气。昨晚,安倍晴明和源博雅终于走出书库,带着酒吞童子心心念念的葡萄酒,随后三人畅饮了一整夜。古籍调查的结果印证了安倍晴明的推断,茨木童子确实是因为酒吞童子的妖气才变小的,而恢复原状的方法也很简单,只要让茨木童子慢慢消化掉外来的妖气就可以了。

酒吞童子听完这个消息忍不住多喝了几口,虽然恢复的具体时间依旧不明,但总比不知原因迷迷糊糊的干等好。如果那个家伙变回来知道自己现在这个样子,不知道会有什么反应,是会恼羞地一走了之?还是会继续死皮赖脸地叫自己“酒吞大人”?

酒吞童子喝得有些醉了,眼前一片光怪陆离。迷蒙间看到安倍晴明和源博雅坐到一起,紧挨着说悄悄话,微弱的声音远远近近传入耳中,若有若无的感觉令酒吞童子烦躁。揉了揉眼睛再仔细看看,眼前的两个人又变成了茨木童子和自己,茨木童子的嘴一张一合,他在说些什么?

“......酒吞大人,酒吞大人!”

忽然变大的声音在耳边像惊雷一样炸响,酒吞童子立马睁开眼睛,反射性地抓住拍着自己脸的手,然后他就感觉有个小小的身躯倒在了自己身上。定睛一看,果然是茨木童子。

茨木童子见酒吞童子还是一副没酒醒的样子,不满地嘟了嘟嘴。

“酒吞大人,你忘记答应茨木的事了吗?”

“......没有。”

“哼,如果我没有叫醒酒吞大人的话,酒吞大人是想睡一整天蒙混过去吧!”

看着茨木童子言之凿凿的样子,酒吞童子莫名觉得有些被说中的心虚,在昨晚喝醉酒的某个瞬间,自己确实有这么想过。

“烤红薯的火早就生起来了,酒吞大人您已经迟到了。三尾狐姐姐和我说过妖怪是很重承诺的,违约就要有补偿不是么?”

三尾狐!酒吞童子再一次体会到什么叫“酒和女人让人堕落”,不,就现在的情况来看,应该是酒和女人怂恿别人让他堕落。不过三尾狐说的没错,承诺对于妖鬼是很重要的,说出的话就像一种咒,对于谈话的双方都有相当强的束缚力,破坏了咒确实应该想办法弥补。

“......所以你小子又想要什么?”

“酒吞大人和我切磋吧!”

果然,酒吞童子看着茨木童子眼中的斗志微微叹了口气,就算是变小了,茨木童子对于自己的战意依旧不减分毫。虽然现在酒吞童子在茨木童子心中从挚友变成主人,但对于酒吞童子本身产生的欲望却出奇的一致,想要与酒吞童子作战,想要与酒吞童子并肩,想要被酒吞童子征服。或许有些不一样,酒吞童子这么想。以前的茨木童子是很少向自己讨赏的,无论是作战胜利还是敬献珍宝,仿佛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而仅有几次的讨赏,也不过是一同饮酒或者切磋几场罢了。这样的茨木童子让酒吞童子愈发的烦躁,他越来越不想见到茨木童子,可当茨木童子找到他的时候他却不会真正的逃走。而变小之后的茨木童子则变得更直率,也更会撒娇,更会讨赏。这样的茨木童子让酒吞童子觉得无可奈何,却厌烦不起来。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会闹的孩子有糖吃。

茨木童子没体会到酒吞童子心中的千回百转,切磋请求被通过让他满心欢喜,虽然三尾狐在告诉他关于承诺的事情的时候怂恿他向酒吞大人讨要的不是对战,而是亲吻。

稍微收拾了一下,茨木童子就拉着酒吞童子往院子里赶。当两个人穿过回廊来到院子中心时,烤红薯的落叶已经被扒开,藏在坑底的红薯若隐若现,散发出香甜的气息。茨木童子到这个情景,立刻放开酒吞童子的手奔了过去。酒吞童子看看挤在一起的小妖怪们,童男、童女、座敷童子、跳跳妹妹还有山兔,果然都是一群小孩子。堂堂鬼王可不是小孩子,对于烤红薯没什么热衷,随意走到旁边的树底坐下,看着自己的小跟班和小妖怪们抢烤红薯抢得不亦乐乎。

“酒吞大人你看,好大一个!”

茨木童子献宝一般将鬼手里的烤红薯递给酒吞童子跟前,这个烤红薯个头很大,形状饱满,香气扑鼻,可能是今天烤出的最好的红薯。酒吞童子看着茨木童子一脸骄傲的样子不由地发笑,伸出手摸了摸对方的脑袋。

“做得很不错。”

“当然,我是酒吞大人的式神嘛。”

“不过为什么只拿一个,你不吃?”

“因为我只有一只手嘛......”

酒吞童子看着茨木童子左手空空的袖管没再说什么,接过烤红薯利落地把它掰成两半,掂量了一下把大的那一半递给茨木童子,小跟班高兴地接下来,顺势坐在自己主人身边。

茨木童子变小之后记忆不全,不太记得自己为什么变成鬼,也不记得左手为什么缺失,不过他本人倒是很快接受了这个事实。反正安倍晴明的庭院里就没几个正常人类,比起僵尸、恋尸癖什么的,茨木童子觉得自己特别正常,而且自己还有最厉害的鬼当主人,想想就很不得了。

“酒吞大人。”

“什么?”

“酒葫芦可以吃烤红薯吗?”

“......为什么这么问?”

“我见它嘴张地很大好像很想吃的样子。”

它平时嘴也张这么大怎么就不见你问它吃不吃饭,酒吞童子腹诽了一句。

“你可以递到它嘴边看它吃不吃。”

茨木童子听罢兴致勃勃地把烤红薯凑到酒葫芦裂开的嘴边,酒吞童子心念一动,只见酒葫芦先是把嘴张得更大,随后猛地一闭,咕噜一下就整个吞掉了茨木童子手里的烤红薯。

茨木童子吃了一惊,凑上前去对着酒葫芦一阵敲敲摸摸,一脸新奇,可想到自己的烤红薯都没有了,心里又不痛快起来,转头望向事情的始作俑者。

“怎么,怪起我来了?”

“......才没有,才没有怪酒吞大人。”

看着茨木童子一边移开视线一边嘟嘟囔囔的样子,酒吞童子心里一阵舒畅,好心地把自己那一半烤红薯送给茨木童子,又收获了小跟班一个感激的眼神,心里想着对方真是个小孩子。

烤红薯活动结束的时候,时间已经接近午后,原来在庭院里叽叽喳喳闹着的小妖怪们也都四散离去,只剩下帚神还在善后。沙沙的扫地声和满满的饱腹感让茨木童子犯起困来,酒吞童子看着小家伙靠着自己,头还一点一点的,便任劳任怨地抱起自己的小跟班。

“小孩子的午睡时间?”

怀里的茨木童子没有理会他的调笑,只是蹭了蹭他的胸口,似乎是撒起了娇。酒吞童子也就没再继续逗他,稳稳地迈开步子向房间走起。

庭院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秋风邀着落叶在空中飞舞,秋天在慢慢地走远,过不了多久,冬天就要来了。

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降临了平安京。

平安京的人们认为冬天的一场雪是雪女的孩子雪童带来的,不过现在居住在安倍晴明庭院的这一位是既没婚配又没育子,想来这第一场雪和她也没多大关系。初雪不仅给庭院带来了冬的气息,还带来了庭院主人期待已久的客人。

源博雅在门廊前摘下斗笠,正抖落着上面的积雪,抬头就看到站在门廊下迎接自己的安倍晴明。

“博雅,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晴明。年关将近,事情总是那么多。先不说这个,这个是给神乐和八百比丘尼的黑豆大福,这个是给你的。”

“甜酒吗?博雅,你还真是风雅呢。”

“晴明,你就不要取笑我了。”

“那礼尚往来,我也送博雅一件礼物吧。”

“诶,是什么?”

安倍晴明笑笑没继续接话,只是接过源博雅手里的斗笠和披风交给身后的小纸人,随后便拉着源博雅的手一同走进庭院,任由源博雅一路追问。当在银装素裹的庭院里看到安倍晴明的礼物时,源博雅满脸惊喜,庭院的正中是一座小小的雪屋,屋里透出温暖的光。

“在雪屋里喝甜酒吗?晴明,你才是真的风雅呢。”

“博雅难道不喜欢吗?”

“怎么会,我们快过去吧。”

源博雅率先跑出回廊,鞋子踩在雪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安倍晴明紧随其后,两人一同钻进小雪屋里。坐在事先铺好的兽皮垫子上,安倍晴明把源博雅带来的甜酒分装入小酒壶,放在火炉上温起来,又放了几块年糕在火炉上,不一会糯米和甜酒的香气就在小雪屋里飘散开来。

“说起来今天好像没有看到其他式神呢。”

“妖怪的习性各不同,并不是个个都和雪女一样喜欢下雪,怕冷的都躲在房间里不愿出门。”

“那不怕冷的呢?”

“年关对于大多数妖怪来说也是十分重要的时节,不怕冷的大多各忙各的去了,若是换做平时,这小院可不是这般清净的景象呢。”

“原来如此,这么说来庭院里只有我们两个人还挺不错呀。”

“诶呀,博雅这么想和我独处吗?。”

“咳咳,什么啊,这不是顺着你话说嘛......”

感觉到安倍晴明又在打趣自己,源博雅决定暂时不说话,他低头喝着甜酒,却又悄悄地打量了一下对方,结果发现对方正笑盈盈地看着自己,赶忙把视线移向别处。安倍晴明也没有再继续话题,火炉上的一块年糕受热高高地鼓起,阴阳师不怀好意地用筷子戳破了鼓起的年糕,年糕噗的一声软了下去。青年贵族看到这一幕觉得对方一定是在隐射自己,不由地咳嗽一声,找到另一个话题说了起来。

“说起来茨木童子的情况怎么样了?”

“没什么变化,酒吞童子前几天把他带回大江山了。”

“突然回大江山做什么?”

“泡温泉。”

大江山深处,正舒服地泡着温泉的酒吞童子毫无预兆地打了个喷嚏。

“酒吞大人,温泉蛋还没好吗?”

酒吞童子还没来得及细想到底是谁在背后念叨自己,就被茨木童子的声音打断了思路。茨木童子伸直了腿靠坐在温泉池边,银色的头发因为水汽的缘故服帖地粘在身上,眼睛发亮地盯着泡在水里的网兜,兜里放了好几枚鸡蛋。

以前怎么没发现这家伙这么爱吃呢,酒吞童子看着茨木童子满是期待的脸若有所思。比起人类吃的食物,妖怪更喜欢新鲜的血肉。不过像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这种从人堕落而成的鬼怪,多多少少还保留着一些人的习性,但茨木童子保留的到底是哪一点,酒吞童子确实从来没有注意过。除了喜欢吃还喜欢什么呢,换做以前的茨木童子,直接这么问,那个家伙怕是会回答最喜欢自己吧,想到这个答案酒吞童子心里竟有些微微的发热。

然后心情大好的鬼王大人就从网兜里拿出一枚鸡蛋,用手上的尖爪轻轻磕开,倒在准备好的碗里,滴上一点酱油,送到自己的小跟班面前。

“谢谢酒吞大人。”

“这么喜欢温泉蛋?”

“嗯!”

“那你还有什么喜欢的?”

“......最喜欢酒吞大人!”

你看你看,果然是这个回答。酒吞童子拿起池边的酒葫芦猛灌一口,冰冷的酒液顺着食道滑进胃部,又被温泉的热气一蒸涌上心头,酒吞童子感觉更热了。

茨木童子一边吃着温泉蛋,一边看着酒吞童子一口接一口的喝酒,心里有些不明所以。酒吞大人看起来好像很开心呢,三尾狐姐姐教我的话果然很有效,不过这可不是说谎,我真的最喜欢酒吞大人了。

冬天的第一场雪后还会有无数场雪降临,但无论是醉倒温泉被自己的小跟班拖回房间的鬼王大人,还是醉眼朦胧被阴阳师温言劝留的青年贵族,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再多的积雪也能被温暖的心融化。

TBC

评论(9)

热度(288)

  1. yyy醉花阴陆家吃饭吃一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