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家吃饭吃一碗

文艺作品是否需要教育意义?我想这个问题永远都不会有统一的答案吧。 ​​​

我抽出来的茨木好像有些不一样(5-6)完结

CP:酒茨 晴博串场子 茨木变小梗 受阴阳师电影影响

人物是游戏的,OOC是我的

我抽出来的茨木童子好像有些不一样(5-6)完结

时光如流水,春节还没过多久,平安京就迎来了春意盎然的旧历三月。

三月最初的巳日有举行“无病息灾”祈祷活动的习惯,同时三月初三也是女孩重要的节日——女儿节。安倍晴明的庭院里女性式神众多,再加上大伙对女儿节也是兴致勃勃,于是在八百比丘尼的组织下,式神们遵循旧历在庭院举办了小小的雏会。

源博雅带来了七阶精巧的人形娃娃,并把它们摆饰在屋内。安倍晴明见状顺势给这些娃娃施加咒术,人形娃娃便自己动了起来。它们有的在相互交谈,有的在演奏雅乐,还有的竟比起武来,逗得神乐和一众式神眉开眼笑。

“这七阶的人形娃娃做工精致,神态逼真。博雅,你真是很有心呢。”

“这是神乐失忆之后第一个女儿节,何况还有这么多式神,我送的礼物当然不能差呀。”

“说起来,女孩第一次过的女儿节,人形娃娃都是母亲娘家提供的呢。”

“......晴明!”

意识到自己又被眼前这个笑意盈盈的阴阳师给捉弄了,源博雅气恼地扭过头,正好看到一个身穿振袖和服怀抱桃花的小妖怪从门口跑过。咦,晴明什么时候收了这么个小式神,而且如果他没看错的话,那个小妖怪的头上是有个鲜红的独角吧。

酒吞童子已经好几天没看到茨木童子了。自从庭院里开始准备雏会,茨木童子就被以各种名义“借走”帮忙,正好酒吞童子要去远离平安京的地方取灵酒,出借时间也就一直延续到他取酒回来。

而且这次不只带回了灵酒,酒吞童子一边打量右手领着的小布包,一边想着茨木童子会有的反应,周身的妖气都变得温和起来。

茨木童子一感觉到酒吞童子的妖气就往房间赶,他已经好几天没见酒吞大人了,不知道大人灵酒取得顺不顺利,不过酒吞大人这么强一定没什么问题的,而且......茨木童子低头看了看自己现在的样子,突然有些忐忑不安,酒吞大人会喜欢吗?

“酒吞大人!”

房间的纸门被拉开,小小的粉色身影扑过来抱住酒吞童子的腿,酒吞童子愣了会神,蹲下身端详起脚边的小小式神。

“茨木?!你,谁让你穿成这样的?!”

“酒吞大人觉得不好看吗?”

茨木童子显得有些沮丧,现在的他穿着桃花图案的二尺袖女式和服,头上梳着精巧的发髻,看起来像个娇俏可爱的人形娃娃。

“......不,挺好看的,她们给你穿的?”

“嗯,桃姐姐给我的,她说女儿节的时候穿桃花图案的最好了。”

“但是茨木你不是女孩子......”

“可是灯姐姐说我也能变成女孩子,鬼不是没有固定性别的吗?”

“......”

青行灯说的不错,鬼的性别确实可以随意变化。茨木童子当年还是罗生门之鬼的时候就曾化作美貌女子打劫富商,还因此失去了一只手臂。现在的茨木童子虽然只着女装没有化形,但依旧娇憨可爱,酒吞童子看得心里喜欢,又见茨木童子因自己的质问显出沮丧的神情,便亲了亲他头上鲜红的独角以示安慰。

“酒、酒吞大人!我、我还拿了些桃花回来,装饰在屋子里好不好?”

“随你喜欢吧。”

“酒吞大人你手上拿着的是什么?”

“拆开看看。”

“哇,是和果子,是为雏会准备的吗?”

“给你的礼物。”

“酒吞大人最好了!”

茨木童子高兴地满脸通红,捧着酒吞童子的脸亲了一口。鬼王大人被这个突然袭击搞得有点懵,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顾不上什么和果子桃花,一把抱起自己的小跟班,志得意满地向雏会的会场走去。

由于庭院里式神众多,雏会的会场从房间一直摆到了庭院。式神们挑自己喜欢的位子落座,吃着蛤蜊汤和花寿司,聊着最近的见闻,好不热闹。

宴席结束后,式神们便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作乐。茨木童子被青行灯等一众女性式神邀请到屋内一起玩游戏,酒吞童子则以监护人的姿态一起跟了过去。

众妖在屋内围成一个圈坐下,圈内分散地倒扣着数十个大小不一的蛤蜊壳。这是平安京贵族们在雏会上常会进行的贝壳游戏,比的是眼力和记忆力。游戏者在地上的蛤蜊壳中选出两个翻开,如果蛤蜊壳上的图案或文字一致就可以继续选择,如果不一致就轮到下一个人,最后获得蛤蜊壳数量最多的人获胜。

“说到女孩和女儿节,果然少不了蛤蜊呢。”

雨女随手翻开两个蛤蜊壳发现图案一致,微微一笑拾到自己身边。

“诶,雨女姐姐,这有什么讲究吗?”

见一旁观战的童女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雨女将刚刚拿到身边的两个蛤蜊壳一扣,只见两个蛤蜊壳毫无间隙地合在一起。

“蛤蜊啊,都是两片两片紧密结合在一起的,不同的壳一定无法密合。一生一世一双人,这样的爱是最令人向往的,不是吗?”

雨女像是想到什么,脸上的表情变得哀伤起来,庭院的上空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

触到了雨女的伤心事,在场的式神很有默契地跳过了这个对话,开始催促排在雨女后面的茨木童子继续游戏。

鬼王大人让小跟班坐在自己腿上,而自己则应着小跟班的指挥用妖力帮他翻开蛤蜊壳。茨木童子虽然变小了妖力不如从前,但还是一连翻出了好几对图案相同的蛤蜊壳,当然其中酒吞童子施加了多少助力就不得而知啦。

“咦?”

酒吞童子疑惑地看着新翻开的两个蛤蜊壳,以他鬼王卓越的眼力,这两个蛤蜊壳一定是一对的,但是翻开来看竟不是一样的图案,一个是裂开嘴的酒葫芦,另一个......是一只鲜红的鬼角。

看着其他女性式神揶揄的眼神,再看看自己怀中揪着自己裤腿的始作俑者,鬼王大人自顾自地将这两个蛤蜊壳扣在一起收进衣袖里,顺势把怀里的小跟班抱得更紧,心中的得意溢于言表。

屋外的雨不知何时停了,春日温和的阳光充斥着庭院。

春天,果然是恋爱的季节呢。

夏天,阳光充足,草木葱茏。

经过白天阳光曝晒的庭院,到了夜晚依旧蒸腾着暑气。

安倍晴明和源博雅坐在外廊上饮酒,两人之间摆着一个装满碎冰的木盆,散发着冰凉的白气。源博雅将手放进木盆里,冰凉的触感仿佛带走了暑气,青年贵族舒适地赞叹了一声。

“真热啊,晴明。”

“博雅,心静自然凉。”

“在你身边我根本静不下心来。”

“诶呀,博雅,我都要怀疑我的耳朵有没有听错了,这可不像是会从你嘴里说出来的话。”

“哼,别以为只有你会作弄人。”

“原来博雅只是在作弄我吗?我还真是伤心呢。”

“少来。”

“哈哈,博雅,吹笛吧。这样的夜晚我格外想听到博雅的笛声呢。”

源博雅拿出叶二放到唇边吹奏起来,安倍晴明就这样静静地注视着他,悠扬的笛声裹挟着夏夜的暑气飘向夜空,飘向了遥远的群山之中。

遥远的群山之中树木茂密,夏夜的星光透过树木之间的缝隙散落在地上,一大一小两个身影行走在森林之中。

酒吞童子牵着茨木童子的手赤脚在森林中行走,浓密的树荫让森林内部显得十分黑暗,脚下的土石也显得十分磕脚,但是茨木童子心里却并不害怕。

鬼从来不惧怕黑暗,何况身边还有自己最敬仰最喜爱的酒吞大人,茨木童子更多地感到的是兴奋。酒吞童子停下了脚步。

“酒吞大人?”

“嘘,安静。”

茨木童子立马闭上嘴,静静地开始等待。眼前是一片灌木丛,深夜的山中十分寂静,连动物发出的声响也一点都听不到,山中仿佛就只剩下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两个人。忽然,茨木童子的眼前出现了一点亮光,那是微小而明黄的亮光。先是一点,然后是两点,越来越多的光点在森林中闪烁,就像是天上的星星坠入了人间,汇聚成闪亮的星河。茨木童子看着眼前的景象说不出话来。

“喜欢吗?”

“酒吞大人,这是......”

“萤火虫,是我送你的礼物。茨木,你就没有什么表示么?”

“我,我......”

“那,我想我应该可以索要回礼吧。”

“可以的酒吞大人,我什么都愿意给您,就算是我的身体也可以交给您支配!”

“身体之后再说,我现在想要的东西,是三尾狐教过你的。”

“诶!”

茨木童子的脑子反应不过来,鬼的视力在夜晚依旧很好,他看到酒吞童子蹲下,抬起自己的下巴,长长的指甲触碰到自己的脸颊,嘴唇上传来柔软的触感。茨木童子感觉到自己的心口发热,身体里的妖力暴涨。他闭上眼睛,脑子里一瞬间仿佛充满了很多东西。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跌坐在地上,面前是酒吞童子的脸。

“吾友?”

“......”

“酒吞。”

“嗯。”

茨木童子呼唤着鬼王的名字,凑上前去献上自己的唇。

大江山最强大的两只鬼就这么静静地拥抱着、亲吻着,坠入了夏夜灿烂的星河。

END

PS:说实话这篇文实在是bug众多

茨木童子究竟断的是哪只之手?

下完初雪就要过年的平安京究竟纬度几何?

源博雅到底是青年还是年轻?

文风一更一变作者到底意欲为何?

评论(1)

热度(207)

  1. yyy醉花阴陆家吃饭吃一碗 转载了此文字